在這裡,模糊的昨天和清晰的今天
  給了我人類命運的通常遭遇;
  我在這裡的步履
  構成了一座龐大的迷宮。
  ——博爾赫斯
  比賽依然屬於梅西,雖然助攻和進球與他無緣,雖然面目猙獰的匕首在最後時刻從他腳下古怪地溜走,但梅西依然是梅西,他還是那個唯一的主角,令人忘情的主角,構建迷宮的主角。他的才能比大西洋更加寬闊,他的存在為足球解決了想象力貧乏症的困境,綠茵場上所有的難題都能在他腳下尋找到合理解答,就像是28年前捧起金杯的馬拉多納——不,還不一樣,但28年這個數字是如此的精確,如同瑞士人製作的鐘錶構圖一樣精確,上帝將從那位失明的阿根廷老人身上奪走28年的人類的最高天賦,以簡單和神秘的方式,還給了另一個飛翔的阿根廷人。無疑,他們有著一樣的精緻和陌生,有著一樣來自泥土、廢鐵和舊紙片無與倫比的鮮活,有著一樣洞開宇宙奧妙的無限可能。他們的敘述超越了文學和足球風馬牛不相及的界限,遙遠、繁複、平和、深不可測……不知從何而來,亦不知歸於何處。我只是迅速地熟悉了每一個遙遠草原的夜涼如水。
  自從7月4日踏上這個因博爾赫斯而夢幻的南美國度,我的文學之鄉,時間就在文學和足球之間,在哥特式卓越的神秘和藍白色明朗的激動面前,做著甘冽、辛辣的滑行,漫長而純粹。微涼的街道古樸,與宗教相關的雕塑光彩照人——我在這裡找到的是杭州初冬的美,也依稀觸及了《沙之書》的無窮無盡和《另一個,同一個》出類拔萃的詩紋。城市的一端是氤氳深邃的拉普拉塔河重若千鈞的寧靜,另一端則是被探戈和世界杯點燃的熊熊鼻血,那活在詩人心中,苦難和頑強的潘帕斯草原,如今噴薄而來的聲息如金戈鐵馬,萬般雄渾。
  拉普拉塔的百年老店此刻酒精瀰漫、人頭攢動,藍白勇士每一腳向前的傳遞,每一次多情的盤帶,每一下不經意改變地心引力定律的騰空,都能喚起驚呼一片。伊瓜因像一位真正的科爾多瓦勇士,渾身都是利刃,一氣呵成的飛刀刺出的廣袤天地,時光也無法將其化為烏有。強烈的震感伴隨著凜冽寒光,令酒盃的碰撞聲色彩高昂。許多胸懷善意的陌生人紛紛向我走來,鼓掌相慶,一起飲下了混有白葡萄酒和冰塊的不知名飲料。比賽未半,酒精早已化作歌頌的旋律,氣氛混雜臃腫,但歌詞卻異常清晰——這樣的歡樂在比賽結束之後,如燎原之火向整個阿根廷蔓延開去。一個自我介紹名叫曼努埃爾的老人平靜而嚴肅地為我作出說明:足球才是阿根廷最盛大的節日。異鄉人的到來正當時。
  拋開熱血沸騰的傍晚回歸旅店的平淡,一絲不苟的勝利已變得古色古香。坦率講,這支已貴為四強的阿根廷隊依然沒有從梅西依賴症的桎梏中解脫,這種依賴伴隨著迪瑪利亞的傷退而愈發明顯。我從一開始就不大相信古老單調的核心戰術能夠讓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焰火在里約熱內盧上空如曙光般轟然炸響,踩在了五個不夠斤兩的對手肩上,撲面而來的鬱金香是第一個令人興奮的試金石。在隨風飄動的月亮下,在巨大旗幟的心跳中,我只能希望我不悛的固執是一個面目不詳的謬誤,希望終於可以等來梅西春風得意的加冕——再沒有什麼能夠比它更能寬慰因博爾赫斯錯失諾獎而遺憾至今的阿根廷。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梅西,綠茵場上的博爾赫斯)
創作者介紹

SANDY

yh92yhyz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