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美好的,每個人都盼望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然而,同樣的愛情,卻因為不同的婚戀觀,有了不同的面貌、不同的結局。在“三八節”來臨之際,記者採訪了幾位“紅娘”,通過他們的視角講述對婚戀觀的認識。希望他們的話能帶來啟發,也希望天下有情人能終成眷屬。
  出場人物:
  1、陶佩芬,南京新百公司董事長特別助理,南京商圈小有名氣的“業餘紅娘”。
  2、熊勇,南京東方紅娘總經理,從保險公司跳槽的“半路紅娘”。
  3、王勁松,66歲的“資深紅娘”。
  4、沈冬玲,江南紅娘網的“網絡紅娘”。
  “一聽是勞模,結果就沒成”
  認識的人多加上熱情爽朗的性格,陶佩芬這個“業餘紅娘”一干就是30多年。“現在,成功率太低了。”原本以牽線成功率高而著稱的陶佩芬直搖頭,“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成功率能有九成以上。現在,介紹10對能有1對成功就不錯了!”
  陶佩芬感嘆,男方女方要求都太高,是成功率低的重要原因。她說,上世紀80年代,女孩找對象,一般要求男孩有一個工作,對男孩的學歷要求並不高,房子什麼的更沒要求,而男孩對女孩的要求就是能操持家。“那時候,政治上可靠也很重要,黨員、團員、先進工作者很吃香。”
  到了上世紀90年代,擇偶要求開始有所改變。“曾經我給我們商場的一個女孩介紹對象,男孩來看了說不錯。我一得意就多了兩句嘴說女孩很優秀,是勞模的後備對象。哪曉得男孩一聽,說我是找老婆,不是找勞模,結果就沒成。這要放在以前,找個勞模回家,是多麼光榮的一件事。”
  進入新世紀後,開放的個性帶來的是婚戀觀的大改變。陶佩芬說:“女孩對男孩會要求有獨立的住房,男孩則把女方長得是否漂亮放在第一位。有的男人雖然離過婚,要求卻更高了,不但要求女方漂亮,還要求小個十歲甚至二十歲,有的還要求女方也要有房。有個海歸男,我給他介紹了十幾個,也沒成功,要麼嫌人家不夠年輕漂亮,年輕的又嫌人家不成熟。”
  對此,王勁松也頗多感慨。“男孩子,幾乎首選條件都是對方外貌。美女從來是稀缺的,就是有,也得看看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去爭取呀。但是很多男士從來不會放低自己的堅持,以致老大不小了,還是未能遇到心儀的那一位。其實,有時候要找到另一半真的很簡單,只要標準放低一點點,就會突然發現,原來是那麼的海闊天空。”
  “男追女隔座山,還得‘隔個媽’”
  “南京東方紅娘”目前有會員近六萬人。熊勇註意到,不少會員處理感情時在細節上還存在一些問題。尤其是“80後”和“90後”們,多是獨生子女,不少人比較自我,有的不太擅長與人交流。曾經就有一位銀行中層管理人士,跟相親對象聊了一個上午,對對方也挺滿意的,但快到1點鐘時竟然以“我媽等我吃飯”為由離開,讓人哭笑不得。
  “過去說,男追女隔座山,現在大家都戲言還得‘隔個媽’,現在不少父母對子女的感情干涉太多。”熊勇介紹,南京某區一位處級幹部各方麵條件都很好,工作上也非常精幹,但30多歲了感情經歷仍然是空白。“我註意到好幾次參加活動時,一到6點她就要回家,說不然媽媽會催。能看出來,是從小養成的習慣。還有不少是子女還沒有離婚,父母押著孩子來尋找新對象。可以說,很多年輕人在感情上是不能獨立的。”
  陶佩芬也認為,剩女現象與如今父母尤其女孩父母的一些觀念有關。現在,城市裡的獨生女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從小學鋼琴,學古箏,學舞蹈,學外語,父母花了很多精力、物力、財力培養,“找個各方麵條件配得上自己女兒的女婿”,這是很多女孩父母的目標。“所以,如果男方有哪一點配不上,就很難過得了女方父母這一關。”
  “只找比自己強的,網絡上的愛也很傳統”
  隨著網絡技術在婚戀市場的廣泛應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通過珍愛網、百合網、江南紅娘網等相親網站尋找另一半。
  沈冬玲已經做了8年網絡紅娘。目前,80後的大齡男女青年在江南紅娘網的服務對象中占大多數。“因為80後接受的教育程度較高,男孩不光看外表,女孩不光看經濟,還更加註重感覺,包括第一印象,共同語言,在精神上也更高的要求別人。”她說。
  在沈冬玲看來,雖然交友方式更加多元,但其實男女青年的婚姻觀念還是比較傳統。“男孩子首先關註外表,但同樣看中人品,如果外表可以,但人品、性格不合適,也不會輕易結婚。女孩子教育程度高、經濟獨立了,但擇偶時還是要找比自己強的,要求男的比自己優秀。”
  從業4年多來,熊勇也感受到,大多數女性的婚姻觀念還是比較傳統的。“每個女孩都想嫁經濟條件好的男性,這也是真實想法,無可厚非的。畢竟,這關係到今後的生活保障。”
  本報記者 鬱 芬 宋曉華
  李 源 蘇文龍 翟慎良
     (原標題:執子之手,為何竟那麼難)
創作者介紹

SANDY

yh92yhyz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